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03-2013)官网网站


品牌
服务
关注
共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市长访谈 >

杨庆育:2016年重庆市投资总量或许将会超过GDP

时间:2016-04-07 09:39  来源:重庆日报   作者:    点击:
核心提示: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曾担任市发改委主任一职多年,是政府管理宏观经济事务的主要执行者之一。从理论和经济管理的实践上,他如何看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他对这项改革有何建议?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曾担任市发改委主任一职多年,是政府管理宏观经济事务的主要执行者之一。从理论和经济管理的实践上,他如何看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他对这项改革有何建议?请看本报专访。

  “不想买的商品到处都是,想买的商品却买不到”

  重庆日报:作为一个市民,一个经济生活的普通参与者,我们该如何认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

  杨庆育:很简单,你不需要的商品,到处都是,国内的一些商品卖不出去,躺在仓库里占用资金,拖累银行。而你想买的商品,在国内却买不到,不少中国消费者千里迢迢从日本买回智能马桶盖,为什么?因为国内生产不出来他们想要的商品。

  消费在升级,但供给未能同步。尤其是长尾消费时代的到来,让供给和需求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现在有种新理论叫做长尾理论,它认为,由于成本和效率的因素,当商品储存流通展示的场地和渠道足够宽广,商品生产成本急剧下降以至于个人都可以进行生产,并且商品的销售成本急剧降低时,几乎任何以前看似需求极低的产品,只要有卖,都会有人买。这些需求和销量不高的产品,所占据的共同市场份额,可以和主流产品的市场份额相当,甚至更大。

  换句话说,商品市场划分越来越细,销售时间越来越长,消费者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大规模、大批次的商品生产模式,已经不合时宜。这就需要国家对经济生活的供给端进行调节,把总量性的需求管理,与结构性的供给管理结合起来。这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义。

  “需求侧的经济调节手段,如同镇痛药,治标不治本”

  重庆日报:从国家对经济生活的调节手段上讲,如何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

  杨庆育:我先讲一个故事。2008年11月的一天,我正在香港出席一个活动,从国际、国内多个渠道获得一些消息后,我马上给重庆市发改委的同事打电话,要求他们赶快准备资料,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家投资。果然,没过多久,国家“4万亿”计划就正式启动了。

  “四万亿”是什么意思呢?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中国经济增速快速回落,出口出现负增长,大批农民工返乡,经济面临硬着陆的风险。为了应对这种危局,中国政府于2008年11月推出了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措施。初步匡算,实施这十大措施,需投资4万亿元。

  事实上,多年来,中国经济主要从需求侧着力,主要依赖投资来带动增长。这种发展模式,在经济学上的依据即反周期理论,应用于政府对经济生活的干预,即逆经济风向调节的经济政策,是凯恩斯主义的主张。

  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市场机制不能解决失业和生产过剩问题,后者的原因是有效需求不足,国家应该扩大公共投资,增加公共需求来弥补需求不足造成的缺口,使总供给和总需求重新恢复平衡。

  应用反周期理论的经济政策,调解灵敏,动作快,但它就如同镇痛药,治标不治本。长久以往,我们的经济调节就会失效,像冰上行车,轮子在原地转得飞快,但汽车就是不能前行。我们需要更长效、更根本性的经济调节手段,从供给侧出发的结构性改革,就应运而生。

  注重投资有效性,去除无效投资

  重庆日报:你如何评价我市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

  杨庆育:针对性强,有的放矢。这套方案,简而言之,即三去一增一补。三去,即去过剩产能、去房地产库存、去僵尸企业和空壳公司;一增,即增加有效供给;一补,即补短板。方案在政策设计上注重了均衡性,既符合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又切合重庆实际。

  重庆日报:对我市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你有何建议?

  杨庆育:结合我市的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我的观点是“双发力”,也就是注重供给侧,又不能忽略需求侧。2015年,重庆GDP增幅为11%,在全国居于领先地位,但分析数据,你会发现三驾马车中的进出口是有所缩减的,但投资和消费贡献很大,弥补了进出口缩减带来的损失,还推动我市经济持续高增长。

  尤其是投资,对我市经济发展很重要。重庆处于欠发达地区,处于欠发达阶段,经济发展,一定程度上有赖于需求侧的投资。2015年,我市GDP为1.57万亿元,而投资总量高达1.54亿元。按照目前态势,2016年,我市投资或许将超过GDP。

  重庆日报:如何理解投资的重要性?

  杨庆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切实降低企业负担,如何降低?首先要考虑企业的物流成本。物流成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地区的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交通条件的改善和水平的提高,就需要大的投资。

  就重庆而言,目前,重庆向东有长江黄金水道,向西有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交通短板主要体现在向南的通道上。重庆到昆明的铁路,将在今年开工,借助这条铁路,重庆货物可经由南亚,从印度洋出海。重庆经贵阳到广西北海的铁路,有望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

  贵阳已经有4条高铁,重庆只有成渝高铁,重庆要形成米字形高铁网络,尚需时日。交通基础设施不完善,势必抬高企业的物流成本,同时,物流时间太长,会降低企业的资金周转率,增加企业财务成本和库存,占用企业资金。

  我认为,在大力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际,我们要更加注重投资的有效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去除无效投资。同时,我市近年来的投资中,加工贸易仍是主力,今后应该在创新性上多动脑筋。


(责任编辑:张宇民)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