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03-2013)官网网站


品牌
服务
关注
共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家视点 >

楼继伟:中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将规范发债行为

时间:2016-10-08 11:37  来源:财政部新闻办公室   作者:    点击:
核心提示:2016年10月7日上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介绍会议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原标题:楼继伟部长出席二十国集团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

  2016年10月7日上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介绍会议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应邀出席发布会,并介绍了德国计划在担任2017年G20主席国期间重点推动的财金渠道工作。现将楼部长在发布会上的讲话实录如下:

  楼继伟部长: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昨晚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是中国作为G20主席国举办的最后一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我愿借此机会感谢各国同事和各界人士对中国担任G20主席国的大力支持。

  9月份刚刚落幕的杭州峰会正值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G20从危机应对向全球经济的长效治理机制转型的关键时期,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也承载了各方高度期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峰会并取得圆满成功。会议围绕“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主题,就加强政策协调、创新增长方式,更高效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包容和联动式发展等议题,以及影响世界经济的其他突出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取得了丰硕成果。

  本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既是推动落实9月份杭州峰会成果的重要契机,也是中国与下一任主席国德国就重要议程进行对接的接力站。借此机会,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情况和成果。

  首先,会议深入讨论了全球经济形势和面临的主要风险。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发达经济体温和增长,新兴经济体总体情况有所好转,对全球增长形成支撑。同时,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上升,包括部分主要经济体进入大选周期、英国脱欧下一步动向不明朗、金融体系脆弱性增大、美联储加息预期上升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和恐怖袭击频发等都可能对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影响。在此背景下,G20各方应密切关注形势发展,继续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切实落实杭州峰会共识,包括使用所有政策工具促进增长,坚定不移推进结构性改革,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加强金融监管,完善国际金融架构,推动贸易自由化进程,以实现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增长。

  其次,会议讨论了税收、受益人所有权透明度以及反洗钱问题。根据今年4月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公报要求,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全球税收透明度和情报交换论坛向会议提交了关于加强国际透明度标准实施,包括获取和跨国交换受益所有权信息的初步建议报告。会议对报告进行了讨论,并要求FATF和全球税收论坛继续推进相关工作。我们认为,提高受益所有权透明度对于维护国际金融体系的完整性至关重要,有利于防止各种实体被用于从事腐败、恐怖融资、洗钱和避税活动。因此,G20各国应积极实施受益所有权透明度相关标准并做出表率。

  此外,德国作为明年G20主席国,在会议上介绍了明年G20财金渠道的工作计划。我们希望明年和未来的G20进程能够切实落实杭州峰会成果,延续今年重点财金议题,并在此基础上取得新的进展,确保G20机制的有效性和影响力。我们将与德国加强合作,积极支持德国成功举办2017年G20峰会和财金渠道会议,并预祝取得成功!

  主持人:下面,欢迎记者朋友提问。

  华尔街日报:当前国际政治风险以及地缘政治风险频发,英国脱欧、各国大选等不确定性因素增加,您认为这将会对世界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楼继伟部长:刚才有记者问到朔伊布勒财长关于欧洲银行业风险问题,作为本届G20主席国我愿进行一些补充。

  在今年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我们并没有具体去讨论欧洲哪一家银行的问题,但是我们讨论了与全球金融体系相关的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宏观审慎监管问题,之前金融机构自身经营的脆弱性使纳税人被迫卷入金融救助,我们要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另外一个是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问题,就是要帮助实体经济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获得金融支持。

  关于政治风险问题。我们认为金融市场常常会过度反应,这些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通过金融市场的波动把它放大,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同时,我们要看到,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许多政治家选择将政治正确作为竞选的法宝,这带来了政策上的不确定性。

  金融时报:IMF总裁拉加德提出要关注中国债务扩张问题,中国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楼继伟部长:我注意到了拉加德女士有关中国政府债务扩张的说法。中国中央政府债务管理是非常健全的,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约为15.8%,对于扩张较快的地方政府债务,中国也加强了管理,政府进行了规范,人大加强了法律监督。但是前期为应对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采取了扩张投资的刺激性政策,现在地方政府债务仍在隐性扩张,我们对此高度关注,已经开了“前门”,并正在采取措施堵住非正规发债渠道,规范发债行为。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债务风险还是可控的。

  主持人: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宇民)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